他在北京拉過車,還在山東打過工;他白手起家,身揣3萬塊錢闖盪洛陽城,一年不到虧本90%;他賣雞蛋,抓住機遇,企業逐步擴大。他就是劉友濤,堯皇科技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。為了能夠將牡丹文化融入經濟元素,他全力研發新品種牡丹雞和牡丹雞蛋。
  “賞著花,吃著雞,喝著茶”,花是牡丹花,雞是牡丹雞,茶是牡丹茶。
  □東方今報見習記者 牛犇/文
  張歡歡/圖
  ○賣雞蛋巧遇禽流感
  2003年,非典以不可抵擋之勢席卷全國,北京的各條街道逐漸失去了往日的繁華,受到影響的劉友濤不得已回到了家鄉商丘,過上了“發愁”的苦日子。沒過多久,不甘寂寞的劉友濤隻身帶著3萬塊錢來到洛陽,希望能夠在這裡打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。
  在商丘老家,劉友濤的一個朋友開了個養雞場,所產的雞蛋品種為綠殼雞蛋。在洛陽生活了一段時間後,劉友濤發現洛陽並沒有老家商丘賣的綠殼雞蛋,於是便通過朋友的養雞場進貨到鄭州去賣。
  在最初的幾個月里,劉友濤就推個三輪車,在洛陽的大街小巷和市場中賣雞蛋。也許是因為新鮮,老百姓沒有見過這種雞蛋,剛開始的時候買的人還挺多,這讓劉友濤嘗到了一點甜頭。
  但讓他沒有想到的是,非典剛過,禽流感又來了。
  所有人對禽類產品避之不及,劉友濤的雞蛋滯銷了。剛剛嘗到甜頭的他瞬間就被潑了盆涼水,為了能賣出去,他只有以極低的價錢清倉處理,最初用來起步的3萬塊錢瞬間賠得不到3000塊了。
  ○不退縮勇敢抓機遇
  有段時間,劉友濤曾經想過回老家另謀出路,可他沒有走,畢竟還有那麼多雞蛋沒有賣出去,他想等到2005年的春節後再看看。
  雞蛋眼看是賣不成了,索性他就開了個快餐店,一邊開著店,一邊送著雞蛋。為了節約成本,一間不到40平方米的門面房,分成了三段:前面用來招待客人,中間是廚房,後面就是劉友濤夫妻倆休息的地方。
  節後禽流感的聲勢稍稍過去了點,恰逢大張量販開業。劉友濤想著自己的雞蛋如果能在大張量販里開賣,效果一定會更好。可大張量販的進場費就要2000元,他有些承受不起。
  無奈,劉友濤採取了一種包圍大張的做法,將雞蛋送往周邊的連鎖小超市,比如眾志、西城、綠色和二月二等,這些超市的進場費最多不會超過500塊錢。
  “雞蛋能賣出去了。”劉友濤鬆了口氣。
  在一次送雞蛋的路上,劉友濤看見了丹尼斯的採購員。見到了劉友濤的綠殼雞蛋,採購員問他“雞蛋多少錢”、“想不想到丹尼斯賣”,聽到這,劉友濤毫不猶豫地就同意了。
  “我那會帶了8籃雞蛋就去了,我記得很清楚。”他回憶著,當時丹尼斯的勢頭非常強勁,生鮮全部自採,也不需要簽訂合同,“最主要的是,人家當面就把錢清了。”
  沒想到,上午剛送去了8籃雞蛋,丹尼斯的採購員下午就給他打電話,“繼續供貨!”第二天也是,第三天他又去……
  與此同時,大張量販的採購員也給他打電話要供貨。“原來是大張的老闆到丹尼斯考察時見到這個綠殼雞蛋,然後就給員工命令大張也得有。”說到這,劉友濤笑了,“可他們進場費很貴,我只有800塊錢,最後,我就用那麼點錢進駐大張了。”
  劉友濤怎麼也沒有想到,自從他開始實施“包圍大張”的戰略到進駐丹尼斯和大張量販,中間也就不到五個月。
  ○洛陽能不能出牡丹雞
  雞蛋越賣越好,劉友濤的企業也越做越大。2006年開始,他就承包了養殖場自己搞養殖,並且緊跟市場步伐,推出了和柳江等品牌一樣的蟲草蛋、五穀蛋、土雞蛋等“概念蛋”。
  “都一個樣,就是名字不一樣。”劉友濤學習著別人的思路,“這就是在引導消費者消費罷了。”
  就這麼一步一步地發展,到2012年,劉友濤已經擁有了4個養殖基地和2個蛋品加工廠。
  很偶然的一次機會,劉友濤在競標牡丹產業運營商時,他的企業一舉奪魁。競標之前,當時主管牡丹產業發展的負責人來到他的基地考察,帶來了“牡丹雞”的概念。
  原來,在某地出現了一個新品種的雞“葵花雞”。這種雞在生長過程中會被喂養葵花籽,體內含有葵花籽的大量營養元素,對身體極為有益。
  “那洛陽能不能出個牡丹雞呢?”這種聲音傳到了劉友濤耳中。
  起初劉友濤並沒有放在心上,心想這也就和“概念蛋”一樣只是個“概念雞”,沒啥實際意義。在他心中,“一個好的產品不僅要有名字,還要有靈魂,有實質性的功效”。
  最後,劉友濤還是找到一家飼料研究機構,去研發牡丹雞的飼料。
  ○牡丹雞不是概念雞
  牡丹全身都是寶,不僅有觀賞價值,而且還具有很高的藥用價值。牡丹的根加工製成“丹皮”,是名貴的中草藥。《神農本草經》中將牡丹列為“中品”,有“除癥結淤血,安五臟”之功效。
  劉友濤找到飼料研發人員,在傳統笨雞料的基礎上,添加足量的牡丹籽、苜蓿草、松針粉、麥麩皮等,併為此申請了專利。
  “用來當飼料的材料有很好的藥用價值,也富含亞麻酸、亞油酸等對人體有益的營養。”劉友濤分了3批小雞去做實驗,每批200只。
  “在最初的兩個星期里,檢測雞體內一點亞麻酸、亞油酸都沒有。”劉友濤有點擔心,他去找省里的畜牧業專家聊過,專家們認為亞麻酸、亞油酸等物質在動物體內理論上是不會殘留的。
  “到了第二個月的時候,有一點殘留了。”這個時候劉友濤就已經激動得睡不著了。“要知道,這樣一來,我們的牡丹雞才算是真真正正的牡丹雞。”
  “在隨後的實驗中,我們在體內含有亞麻酸、亞油酸的母雞所產下的蛋中,也檢測到了此類營養物質。”在散養的環境下喂這種富含營養的笨雞料,“雞體內的營養更均衡。”這下,劉友濤不僅心放踏實了,而且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。“企業全部轉型至研發生產牡丹雞、牡丹雞蛋的方向上。”
  ○牡丹雞是牡丹文化的經濟載體
  在今年3月12日的報紙上,東方今報洛陽雜誌曾以《要將牡丹作為經濟元素打入市場》為頭題,報道了“洛陽·印象”文藝晚會總製片孟長江希望通過今年牡丹花會的平臺,通過經濟的某一載體將牡丹文化表現出來。
  “截至今年3月份,我們的簽約養殖數目已經達180多萬隻。”為了牡丹雞的事業發展,劉友濤還牽頭成立了“洛陽市蛋禽協會”,並且設計了一套“六統一”的方案:統一發放飼料,發放雞苗,統一防疫,統一回收雞,統一回收蛋,統一品牌銷售。
  為了能夠更好地融合牡丹雞的專利笨雞料,劉友濤特選尼克珊瑚雞為雞苗,從雞苗到屠宰,一隻雞的生長周期將會達到480天,“不僅要讓老百姓覺得好吃,還要讓它有營養,更要老百姓吃著放心。”
  “所有的雞都是鮮活屠宰,在屠宰前要進行檢疫。”劉友濤不希望任何食品安全的問題發生,哪怕有一隻雞是在運輸過程中死了,這隻雞都不會上屠宰台。
  在這樣的製作模式下,“我們直接拉動農戶增收,讓他們每萬隻雞增收3萬到5萬元。”劉友濤知道孟長江做這台晚會的理念,“他的理念,我已經逐步將其實現。”
  後記:2014年牡丹花會的理念,便是讓牡丹真正實現為經濟服務為老百姓服務,讓更多的產業可以很好地發展。劉友濤透露,贊助晚會看起來是虧,但也有贏的地方,能夠把牡丹文化融入經濟元素中,讓人們認可、認知,在拉動洛陽經濟方面,讓老百姓創收,這就是贏。
  “有一天,老百姓可以賞著花、吃著雞、喝著茶。”這就是劉友濤的願景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劉友濤:把牡丹文化融入經濟元素中)
創作者介紹

防水施工

ee11eevrv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