□記者任磊文圖
  本報新鄉訊看著妻子在紙上寫下的“不想再回下河(新鄉市地名)我家了,我跟著聶走”的字條,七尺漢子聶先生忍不住失聲痛哭——11月25日中午,他的妻子石女士在自家門口被新鄉警方以“抓毒”為名銬上汽車,雖然後來警方承認抓錯人,但石女士因受到驚嚇,至今仍躺在病床上,不能說話。
  家人講述:手銬在後面,被三個人拖進車子
  昨天上午,記者來到了新鄉市建設路北一小區石女士的家中。“25日上午,我女兒出去辦事,11點多我接到她的電話,喊著讓我快點下樓。”石女士的母親哭著講述了事情的經過,“我慌的連圍裙都沒去掉,穿著拖鞋就往外跑。”
  當時的情景,讓老人十分恐慌:“我女兒的手背在後面銬著,被三個大男人拖進車,開著就走。”老人在後面邊喊邊追,車開了幾十米後停了下來。
  石女士下車後還能正常說話。“她告訴我,這三個男人說他們是警察,說她吸毒。”老人轉述道,“銬上車之後,拽下來石女士的口罩,才說抓錯人了。”石女士的母親說,女兒體弱多病,身體瘦小,“她下車一會就不行,倒在地上大口喘氣”。因為出來得慌張,老人未帶手機,“我央求一個過路人打了120。”
  石女士的兒子剛好高中放學回家,拿出手機,拍下了汽車和一名警察,“他們都穿著便裝,車也不是警車”。小聶說:“我媽躺在地上起不來,一開始還能說話,後來就不行了,姥姥掐著她的人中。”
  醫院探訪:舌頭像短了一截,情緒很不穩定
  新鄉市二院呼吸科陳主任介紹,石女士送到醫院時,不會說話,嘴巴抖個不停。
  “我們緊急搶救,並同神經內科的醫生會診,後來她能哭出來了,給她做了全面的檢查,血壓、心跳都正常,核磁共振也沒什麼問題。”陳主任說,“但現在還是不能正常吃飯、說話,舌頭像短了一截似的,而且情緒很不穩定,動不動就哭。”
  離事情發生已經過去了24個小時,40多歲的石女士仍然未從驚嚇中走出來。昨天中午,記者剛走近石女士的病床,她就含糊不清地驚叫起來。“把你當成警察了,”聶先生說,“抓她的人,與你的身高相仿,個子也有一米八多。”石女士的母親告訴記者:“她一會兒哭,一會兒好,思維也可以,能寫字交流。”記者看到一個本上寫著這麼幾句話:“我只是暫時‘失語’,我腦子還可以用,你不要急出病了,我會好的。”“媽:我不要回下河我家了,我跟著聶走。”看著妻子寫的字條,聶先生忍不住失聲痛哭。
  警方回覆:石女士是無辜的,願積極補救取得諒解
  25日中午接到家裡的電話,石女士的愛人聶先生慌慌忙忙從貴州往家趕。“我們都在鐵路部門工作,妻子身體不好,就讓她回新鄉老家休息,剛回來兩個月,沒想到就發生了這樣的事。”
  看著躺在醫院病床上,情緒極不穩定的妻子,聶先生十分氣憤,“這算不算暴力執法?我愛人身高只有1米5多,體重才80多斤啊!”聶先生說,事發當天下午,一位自稱新鄉公安鐵西分局的領導來到醫院探望。“他們墊付了醫葯費,也承認錯誤。”
  “我們確實抓錯人了,承認錯誤。”昨天下午,記者與新鄉公安局鐵西分局局長劉繼生取得聯繫,“事發當天下午,我們局的政委就去醫院看望了石女士,也向她的家人道歉,我們積極補救,爭取取得諒解。”
  劉繼生介紹,三名“便衣”,兩個是分局的幹警,另一個是協警,他們在石女士家附近已經蹲守多日,要抓捕一個吸販毒的重要嫌疑人。“那個嫌疑人的特征與石女士非常相似。”劉繼生說,“上車之後一核實,發現錯了,就趕快糾正,一個幹警一直跟到醫院,也墊付了醫療費。”
  關於聶先生“暴力執法”的質疑,劉繼生解釋說:“我們在抓捕時遇到過很多突發情況,這樣做也是為了當事人的安全,以防不測。”
  “石女士是無辜的,確實是我們做得有瑕疵,我們尊重石女士家人的意願,需要怎麼治療就怎麼治療,需要轉院就轉院,盡最大努力先治病。”劉繼生說。  (原標題:女子被誤當毒販銬走至今不能說話)
創作者介紹

防水施工

ee11eevrv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